道德绑架!汉密尔顿欲强迫F1全体下跪,真拿7冠他能和舒马赫比?


如果在本周末的俄罗斯站获胜,汉密尔顿就将追平舒马赫的91胜纪录,实际上,汉密尔顿追平甚至打破纪录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汉密尔顿赛前接受采访时直言,与在围场为平等权利发声相比,舒马赫的纪录并不重要,对自己也没有太大意义。

1

今年5月底,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佛罗伊德死亡事件在美国和整个世界都掀起了巨大波澜,美国各城市街头爆发大规模示威和骚乱,各行各业的名人也纷纷站出来表达反种族歧视立场。

与篮球足球等运动项目相比,F1对此事反应不太强烈,首先F1的重心在欧洲,与风暴中心美国没有多少关联;其次F1圈内黑人很少,车手只有汉密尔顿一个,技师和工作人员中也不多。

做为F1唯一的黑人车手,也是F1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冠军,汉密尔顿当然不愿保持沉默,在他的积极呼吁之下F1决定奥地利站揭幕式的奏国歌仪式上车手们单膝跪地表达反种族歧视立场,并且要穿上印有“黑人的命也是命”或者“结束种族歧视”的T恤,梅赛德斯车队也决定把赛车的涂装改成黑色。

但汉密尔顿想要的不仅如此,第二站比赛前仪式照样举行,但有一些车手没有下跪,汉密尔顿声称要找这些车手一对一谈话。显然他的谈话效果并不好,第三站在匈牙利,不仅拒绝下跪的车手更多,有些人甚至没来到现场。

这下汉密尔顿怒了,赛后他狂喷F1车手协会主席格罗斯让、FIA官方和主席让-托德、F1前老板伯尼以及多位不赞成他立场的F1名宿,并且说要发邮件给各车队老板,让他们向自己的车手施压。

莱科宁表示,跪或者不跪都是自己的权利。勒克莱则直言不想被利用,“反种族主义的斗争是值得肯定的,让我感到遗憾的是,许多人来利用现在的反种族主义斗争,让这场斗争政治化,我不想被利用。”

莱科宁和勒克莱尔的观点,应该属于西方推崇的“言论自由”。连早已退居幕后的伯尼都出来劝汉密尔顿别太玻璃心,也别道德绑架:“你不要在黑人身上纠结了,即使很多英国白人、中国人或者其他什么人,也没有机会敲开F1的大门,哪怕他们带来了赞助,如果人们发现一个才华横溢的黑人,想要赞助这位黑人,他们就会这么做。”

已经离开F1的车手佩特罗夫也看不下去了,“如果一名车手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他们也会举着代表同性恋群体的彩虹旗,也要求所有车手也成为同性恋吗?”

2

很多人都会感到奇怪,汉密尔顿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他是如此的成功,要名有名要钱有钱,怎么看都不像被歧视的。

伯尼说汉密尔顿“不是白人但在F1得到了同样的机会”,事实是他的机会比大部分白人车手更好,没有几个车手能刚进入F1就开上最有竞争力的赛车,没有多少人能得到他所得到的关注——F1的大本营在英国,而汉密尔顿是目前唯一能拿世界冠军的英国车手,媒体对他的宣传和吹捧铺天盖地。

今年5月,《星期日泰晤士报》报纸的《富豪榜》数据显示,六次获得F1世界冠军的汉密尔顿是英国最富有的运动员,净资产为